FANDOM


WINGSPAN Chapter 1,Section 1 - 早晨


時為數年前冬天年初的某日。


地於香港奧海城 (實為三寶之一 - 維港灣) 某單位中。


06:27,床邊的時鐘正顯示著這四個數字。
不過,床上的男子似乎仍在睡夢之中。


「哇 !」不夠兩秒,一下忽然的「下墜離心力」,把我從睡夢中「拉」出來。
睜開眼睛,四周還是黑 ... 不,該說連光影也看不到,就像視覺未來及「恢復」一樣。剛才那道「力」實在來得太突然,自己的神智尚未來及完全清醒。
「唉 ... 又是神經線作怪。」我自言自語道,另一手則拾起鬧鐘,看清楚一下現在的時間。


「0627,尚早。再瞓過。」二話不說,我便再躺回床上再睡。當然,現實怎會盡如人意 ? 電話就在這時響起來。
天空仍然是挺漆黑的,窗外大部份的光源也只是來自維港的燈光。可是和與我小時在電視看個的一個節目中某對白「天未光就打來搵你」一樣。到
底誰人會咁大整蠱?
我另一手拿起電話的聽筒,打個呵欠,答道:
「喂?早晨 ...」


這個電話,又再次使我睡醒時僅餘的絲絲睡意,如閃光般一下就消失了。
「喂 呀 Sam,好早喎 ~」線路的另一端,正是某位於公司暫當文職的同事。以他現時的職位,加上這不恰當的時間,他的目的當然就是 ...


「召喚」我這個在更表中,今天的一欄寫上了 on call 的「機頭佬」來頂替同事。


「你又再次把我的春秋大夢化成泡影了。」我打趣道


A:「可有 ? 看更表,你的 on call 已經開始了好半小時 ... 我 suppose 你已經睡醒。而且 ..」我說一句,他答足我三句。
我:「夠了,我說笑而已。入正題,那麼今天要飛何處 ?」
A:「CX460,台北,0835發。今天就是飛香港 - 台北即日來回 x2 ...」
我:「這個 ...」我按著免提,自己則先倒杯水飲,清醒一下。
A:「計返時間,剛好十點幾左右回到香港。一收工就可以和你的女友行花市,再去上頭炷香都不成問題。」(這天是)
我:「嘩,很周長的計劃。」我諷刺道。再說,女朋友的甚麼,對於我這個全公司Flight Operation中極少數的絕緣體而言似乎是很遙遠的事,啊不,是很遙遠的過去才是。
A:「別這樣說,你已經是很不錯的。我幾小時前才忍痛的 assign 了一個 on call 的 pilot 飛去倫敦 ... 」
我:「... 真的是幸災樂禍。」
A:「下年想不想試試看 ?」
我:「不,謝謝。」...


最後把一些相關事項也交代好後,通話就此完結。
和 A 君 (此為配配角,姑且不交代名) 談話吹水,非常容易就會忽略時間的存在。事緣他和我都一樣長氣。


06:35,距離我該到機上的時間,在扣除由機場到機上的時間後,只有 1 ~ 1.5 小時。現在該是好收拾出門
不知今天會遇上哪個機長,又或是會否有美女(同事)看看 ...
說實的,似乎祈求今天天氣如昨天般晴朗會比較實際。



07:10 奧海城停車場
看看手錶,總共約花了二十五分鐘的時間就梳洗好和收拾好行裝。不過這個時間也不算很快,
始終這次是飛即日來回,自己的行李可以免於收拾,只需工作上用到的東西和那些甚麼文件 証件 執照 諸如此類就是。一個隨身的箱就足以容納它們。
但現在真的不如讀中學時的梳洗速度快。由起床到出門可曾刷過 6 分鐘的記錄 ...... 差不多走到車位,我左手拿起車匙,雙眼則望向自己的車輛。


怎麼那扇車門看起來好像少了些甚麼?我把眼神再集中一點到那黑色的 ......
「噢,又給撞歪了。」我說道,吾似乎看到問題所在。
我對於習慣停泊在我旁邊的車位那個人的駕駛技術很有興趣。因為這個富戶 (在香港購買得起平治 S350 的人再窮也有個譜) 每次泊車倒總會碰到人家的車輛。這次我就給他撞歪了倒後鏡。
(雖說我那輛只是二十餘萬左右就買得起的本田,也不用這樣「對待」我吧 ?! 重點是我每次泊這個位都總會有些「顏色」好看 ... )
但若過我下次遇到他在泊車的話,定必「用心留意」。我實不相信有人會每次泊車都總碰釘。
如果屬實,他花在那平治的車身保養費更難以想像。


「幸虧沒斷,還弄得到。」要不然在道路給警察看到也不知怎收科。
不過只是倒後鏡,也不是太複雜就弄得到,也只是些三腳貓功夫就成。


一搞定,就立時開車,在停車場的九曲十三灣中轉幾個頭暈圈後就駛出奧運站那邊,再進西九龍公路。
不過說起來,我確很怕這些轉得頭暈的停車場。要是有對頭車的話可真來不及反應 ......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