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1972年的2月3日是一個再不平凡的下午。在經曆奧運景氣後的日本,進入第二次高速經濟成長期,人們繼續為他們的工作努力,包括出雲先生也不例外。他任職在一家有規模的百貨公司,正當他想把午飯時間前放下的工作整理好時,辦公桌上的電話嘟...嘟...嘟的響起了。


「午安,請問是出雲先生嗎」


「是的,無錯」


「我們是神保町病院的,你的孩子剛出生了,恭喜呢」


「那,謝謝你,我......會來的了。」


這些也是我爸我媽告訴我的,至於我比較有清淅的記憶就是三、四歲時,

那時媽媽給了一個對那個年紀的小孩子來說算是情天霹靂的「喜訊」給我。

令到我的本來是一個典型日本小孩子的成長經過起了變化


「祐二,現在我們的生活也是以爸爸在工作上得來的.. 」


「對的,你常常說爸爸在努力掙錢」


「那爸爸因為工作需要,所以我們...也許要搬家了。」


「搬家?是大阪?九州?還是北海道?」(在日本,搬家到北海道在家中已是頗大事。)


我一邊說,媽媽一邊搖頭。我只好無奈地聽媽媽等候媽媽的答案


「不是....那個,我們要到國外去,是一個叫作香港的地方,是英國在亞洲的殖民地,也挺有名的」


「殖民地....那是一個甚麼地方?畢竟殖民地這個概念對一個只有幾歲的小孩子來說還是一個很深奧事物」


「就是說,英國是歐洲國家,那麼這個地方雖然在亞洲,但是在很久..大約是明治時代就交由英國來統治,算是英國的地方。又比如說如果我們町田市給了神奈川縣來管治的話町田市就變作了神奈川縣的殖民地了」


「英國...那...要學習英語嗎?我們住在何處?是怎樣的環境?」(那時,日本在中學三年級才開始英語課,即使是高中也只是教綬較淺白的英語)

這些問題在我的腦內直到把我帶來香港的珍寶747在啟德機場上降落後才給一一解答。(到了90年代才減少這樣稱呼波音747-100/200)


「客人,請小心一點。」

「好,謝謝你」差點絆倒的客人說。

「不用客氣」

不知覺地做了「卡邊菇」,也好像快要到香港飛行情報區,還是快一點返回駕駛室去。


「Japan Air seven-three-five, track direct LIMES ,decent to 3000 feet, cancel speed restrition.」(LIMES 是供飛機使用的一個虛擬導航點(Waypoint)名稱)


「Direct to LIMES,decent 3000,no speed 」


可能是在夏天假期多了飛機,空管給我們遲一些下降。這可以給我們在較高的空中看到地面。


「準人(坐在後面作路線訓練的學生),我們以前就是沿這個CH(稱作charlie hotel,一個裝設在長州島上的甚高頻全向信標),一路向前飛,在現在機場的左面轉右到現在的管制塔上;空管會叫我們攔截IGS(儀器引導系統,現在香港轉為使用較精確的設備),在這個小山前右轉47度,伸到海中,現在上面放了泥土的就是跑道了。」

要做一個最普通的直線儀器進場對他們來說已是緊張的事,何況是要飛左飛右,又這又那...

當他還在嘖嘖稱奇時,我就想起我第一作路線實習,公司把我這個傻呼呼的訓練生派到香港去的那一次「飛行」。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